黄桃视频app免费下载

瓦斯科再次踏入史特拉神父的教堂的时候,史特拉神父正在院子里面晾着他那五颜六色的众多的内裤。

这老家伙那黑色的神父袍下面,果然是这样的缤纷多彩……瓦斯科猛然甩了甩脑袋,将这种怪异的杂念抛开。

“那个中分头的家伙,没有来?”见史特拉神父还在晾着他的内裤,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瓦斯科终究还是忍不住发问了起来。

教堂异常的平静,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但瓦斯科明明感受到了一股强大力量的波动分明就是圣力的波动,而且显然不是史特拉的圣力。

说起来,瓦斯科心中依然感觉怪异史特拉明明被那位降临天使称为渎神者,可他去依然能够使用那一身雄浑的圣力。

“中分头?”神父这才停下了手来,陷入了回忆当中,然后露出了一抹悲戚之色,“全死光了。”

瓦斯科张了张口他显然不相信。

“死光了?”瓦斯科顿时冷笑一声,“尸体呢?尸体都看不到一件,难不成都被你喂猫去了?”

“你怎么知道的?”史特拉神父顿时大惊,随后怒道:“瓦斯科,我当你是好兄弟,原来你一直都有偷看我的癖好?快说,从前在训练营,一起洗澡的时候,你到底背着我在做些什么!?”

神父此刻又惊又怒,甚至气得浑身哆嗦的模样,别提有多么的委屈。

瓦斯科只好死死地盯着对方……如今,即使是他,也无法确定史特拉的精神状态到底是好是坏,所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但若说圣教会的圣骑士以及神职者都折损在这里,瓦斯科是万万不相信的……再怎么说,这里也不应该如此的平静。

雪花飘落的冬天 清纯少女的安静写真

他带走那几名圣骑士候补,安置好了之后再次回来,才过去多久的时间?

摇摇头,瓦斯科只好直接走入教堂当中……圣教会的队伍或许还没有完全抵达,方才的那股强大圣力的爆发,或许是圣教会的先头部队的人,只不过被史特拉乱拳打退了而已。

大部队,应该很快便会抵达……瓦斯科是这样想的,因此打算留下来等待。

最主要的还是,他算来算去,此时圣教会内部,似乎只剩下他一个,还能够半疯癫状态下的史特拉神父好好说话。

“喂!瓦斯科,我这里有珍藏了四十三年的风月修女的黑白片,你要不要来一起看?!”

好吧,就算是他,差不多也不能好好说话了……瓦斯科嘭一声地将房间的门关闭,随后拿起了卫星电话。

“是我……教会的大队伍似乎还没有到……总之,我没看见他们。”

“这次带队的是哈马列天使,它是中三位的天使降临……可能是路上出现了状况,毕竟这次是借道的【非人领域】……嗯,史特拉那边你好好劝劝,尽可能让他不要冲撞哈马列……”

“教宗,如果史特拉变成了渎神者,你想让我怎么做?”瓦斯科此时沉声问道。

电话那头许久没有回应。

回应的时候,教宗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按照你自己的意志来行事吧……瓦斯科,相信你自己,即是相信你的信仰。”

“你这个快死的老家伙,说了等于没说!”

暴怒的老牌圣骑士,一下子就将电话挂断……瓦斯科深呼吸一口气,索性直接盘坐地上冥想恢复力量他的圣力自从被那神秘的年轻人镇压之后发生过一次脱变,到现在都还没有彻底恢复过来。

……

圣城。

“还真是,一点也不给面子。”

教宗的大密室当中,当私人电话就这样断开了之后,年迈的教宗不禁摇头露出了一丝的苦笑。

但苦笑过后,却是惆怅……偌大的圣教会当中,如今大概就只有瓦斯科能和自己这样,不用忌讳地说上几句话了吧?

自从史特拉离开了神威狱之后。

老人脸上怀缅的神情越发的浓郁……记忆早就已经回到了遥远的童年时代那时候他只是村子中一个不起眼的牧童,而瓦斯科则是马夫的儿子。

至于史特拉则是地主家的傻儿子。

回忆十分的短暂……这之后,教宗脸上的怀缅之色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凝重,疑惑……甚至惊惧。

此时,教宗面前的书桌之上,赫然摆放着五具巴掌大小的天使雕像,并且无一例外的是,这五具雕像此刻都是断头的状态。

它们……本应该是拥有头颅的雕像每一具雕像,都代表着这次降临天使的状况。

天使雕像断头,也就意味着……

“怎会这样……这次出动的部队一个也没有联系上,瓦斯科那边也说没看见大部队的出现,但是雕像却……”

一种不祥的预感,此时正在这位年迈的教宗心中蔓延……良久,教宗似乎做了什么决定般,毅然伸手转动了椅子把手上的雕饰。

只听见咔的一声,他所在的大密室座椅背后的墙壁却是缓缓打开了……似乎什么东西,借由这才打开了一丝的墙壁裂缝处猛然冒出。

教宗冷不丁地抽了一口凉气,大惊之下,便双手在此按在了把手的雕像之上,反方向转动了回去。

墙壁……再一次缓缓地闭合着。

此时教宗如同用尽了力气般,已经瘫坐在了椅子之上,脸色苍白,冷汗涔涔。

声音,若有若无的声音,此时仿佛从教宗的身后传来……

“你会找我的……你还会找我的……我知道……你还会找我的……”

教宗一下子爬起了身来,头也不回,便匆忙地走出了这间大密室。

……

……

“……今日的课程,大概就到这里了。”

课堂上,普林老师一如既往地收拾着自己的教案,但下课的铃声其实并没有响起这与普林老师平日的作风并不符合。

大家都知道,普林老师是有下课之后【再讲几分钟】的习惯。

于是,一个大课室,几十双的眼睛此时搜齐齐地投落在了普林老师的身上普林老师此时微微一笑,才缓缓说道:“另外,这将会是我教导大家的最后一节课。”

课室内一下子就充斥着议论以及惊讶的发声。

普林老师虚按了一下,“因为一些私人的原因,我已经向院方辞去了职务。不过大家可以放心,我离开之后,会由副院长暂时接替我的课程。下个学期开学之后,新的老师应该就会上任,你们的学业想来是不会受到影响的……或者,你们会更容易从新老师的手上拿到学分。”

笑……自然是没有学生笑得出来的。

普林老师的学分虽然很难得到,但同样普林老师是真的有这那些年迈的教授们一样丰富的学识,因此在学院内受欢迎的程度可以排进前十。

虽然不算特别的英俊,但却异常的耐看,永远的白衬衣黑色西裤以及手套,永远的圆框眼睛长辫子,以及那人畜无害的气质,很是吸引了学院中一大群肉食系的大胆女生的欢迎呐。

有学生直接站起来发问了,是个女生。

但普林老师显然没有打算让学生发问,在深深地鞠了一躬之后,便取了东西,快步地离开了教室几名胆大的女生连忙追了出去,但走廊上已经看不见普林老师的踪影了。

……

【蝴蝶社】。

可以算得上是常客了……除了已经开始了新生活的克劳迪娅之外,普林老师大概是【蝴蝶社】开门以来,来得最多的一个。

不过前面几次,【蝴蝶社】当中只剩下洛老板一个,但这次女仆小姐显然也在。

对于这位女学生的印象还停留在一两周之前的普林老师颇为歉然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优夜。”女仆小姐微笑着说道。

“很幸福啊?”普林老师扭头就朝着洛老板看了过去,随后自嘲着说道:“我活了三十几年,到现在才发现还是孤身一人。”

洛老板随意问道,“老师准备什么时候正式离开。”

“这几天吧。”普林老师想了想道:“还有些事情,打算处理完之后就走了……以后大概也不会再回来这个地方了。我没有在同一个地方停留两次的习惯……大概。”

“这么说……”洛老板若有所思道:“如果我们和老师你还能够相遇的话,大概也会在别的地方了,对吗。”

“不是有电话吗?”普林老师好笑道:“虽然我不怎么用电话,但其实还是有电话号码的啦,另外邮件也会去看的。如果是你的话,我还是会记得起来,偶尔看看邮箱的。”

说着,普林老师便要来了纸条,写了一个电子邮箱的账号。

女仆小姐主动将纸条收好,然后给普林老师斟了一杯茶来,顺便还取来了一二三四盘的点心。

颇为丰盛,因为那一句【很幸福啊?】。

洛老板想了想道:“你的童话书,我还没有看完。”

“送给你吧,毕竟在你这里打扰了这么多次,每次都是空着手来……”普林老师笑了笑道:“应该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是我旅行的时候,从一户农家手上买了的,说是原稿,但想来是人家骗我的,想要多卖些钱。”

“是原稿。”洛老板却冷不丁地说道:“而且相当的有价值……对我来说,每一页的故事,都像是一份在耳边诉说的美好。”

普林老师怔了怔,随后摇头笑笑道:“话说我只是一个三十来岁还单身的懒汉,你这样刷我好感是不是没什么作用?”

“我也有一份小礼物送给你。”洛老板却道:“就当作是给你践行的礼物吧。”

一个礼物盒子,很快便从女仆小姐的双手中送到了普林老师的面前……普林老师也没有回去之后才拆开的习惯。

精致的礼物盒子打开之后,里面赫然又是一个木制的首饰盒般大小的盒子,但盒子打开之后,里面装着的却仅仅只是一小撮的黑色泥土。

“这些是……”

“彼岸花的花泥。”女仆小姐此时微微一笑,“它除了可以种植死亡植物之外,也还有很好的稳固灵魂的作用……当然,这只是卖我们花泥的那个花匠说的,或许也是想要骗我们,多卖些钱。”

普林老师顿时哑然,但倒是将盒子给收了起来,才看着洛老板,沉吟道:“你这份礼物,我倒是喜欢……那就收下了吧。”

“喜欢就好。”洛老板点了点头。

普林老师这才站起身来,正色道:“虽然相处的时间很短暂,不过也是一段很愉快的回忆,但愿今后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哦,反正我还会再逗留两三天的时间,或许还有最后一次的见面也不一定。”

普林老师就这样推开了【蝴蝶社】的门,走出了旧校舍了,这时候他喝过的那杯茶还是温热的。

其实他基本上没有动过,还有那些点心也是。

女仆小姐颇有些可惜地说道,“居然浪费了这么多……这可怎么办好呢。”

洛老板随意地在桌子上点了点头,一桌子的点心就这样消失不见了,他笑了笑道:“送给赵乐还有陈明明了,当作是慰问品吧。”

这自然是个好主意来的,女仆小姐直接就还来了一个甜美的笑容。

然后,【蝴蝶社】的门就再一次被人敲开了……而敲门走进来的,赫然是穿着一身颇为正经套裙的拉米娅丝。

职业的套裙,将这位修女小姐那经过长时间锻炼,修长匀称的身段完美地展露了出来……大概只有胸前的几颗纽扣稍显有些勉强。

“我在新入学的名册上看见了你们。”拉米娅丝含笑走了进来,“这段时间新入学的只有两个学生,一男一女,想来就是你们了……洛邱,这就是你的名字吗?我现在才知道。”

行进之间,女式的黑色高跟踩在了木质的地板上,发出了咯咯的声音……然后一脸娇媚之色的拉米娅丝,脸容瞬间就像是打了过量的玻尿酸般,变得生硬了起来。

她右脚的黑色高跟的鞋跟,此时一下子就踩入了地板当中,然后断了……断了……了。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