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adc的影院

.

竹兰真猜不到,京城太大了,不过,赵氏才刚出去就回来,可见遇到意想不到的人,一时间真想不起来,“谁?”

赵氏有些激动,手都在比划着,“娘,娘,王家的三丫您还记得吗?”

竹兰一用力,得了,一张写好的信毁了,忙放下毛笔,仔细看着信纸十分遗憾,只能重新写了,放下信纸转过身道:“记得,怎么不记得,她还给自己取了名字叫王茹。”

上次遇到王茹还是在津州,一眨眼好几年了,王茹竟然敢进京,真让人意外。

赵氏没多想,只以为娘和她一样惊讶,她是真惊呆了,虽然王茹的脸上有疤痕,很难看出以前的样子,可她还是认了出来,当年的小姑娘太诡异,她对王茹的印象太深刻了,她当时没少关注王茹,“娘,王茹从医馆走后,我就问了大夫,王茹抓的都是一些药丸。”

因为这家医馆的大夫是自家用的,她一问就将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竹兰问,“你注意到她的穿着打扮怎么样?”

应该吃一堑长一智了吧,不会继续高调吧!

赵氏仔细回忆着,当时光注意王茹的脸了,仔细辨认来着,“妇人的打扮,别的也没太注意。”

至于王茹会不会认出她,那就不可能了,当初在老家她很少露脸,这些年的生活她变了不少,就算她娘活着看到现在的她基本都不敢认了。

竹兰想了想,让谁去打听都不合适,最后还是算了,赵氏对王茹的穿着都没印象,显然王茹很低调,“你给昌义买的药都配好了吗?”

白衣少女清新短发清纯唯美写真

赵氏,“我留了婆子在医馆,配好了会拿回来。”

“那行,你回去收拾行李吧。”

赵氏心情又低落了,她以为相公当官就不会轻易离家,没想到才多久,相公要出使外国,这一走至少半年,“娘,我明日想去寺庙祈福。”

竹兰,“好。”

赵氏走了,宋婆子拿着信进来,“礼州送来的信。”

竹兰拿过信拆开来看,这是侄子武春写的信,杨家的孙子辈长孙是武春的儿子杨文,这孩子过了年才十四,所以武春的意思,想送杨文来京城的军营磨练一年,然后再去海军。

武春希望周家能帮忙,京城的军营,杨家没有关系。

竹兰叹气,武春写信来说明已经决定了,杨文才多大,就要为杨家去拼命了,她想想就心疼,抬手示意宋婆子去休息,拿起信纸重新给三儿媳妇写信。

写好信,又将捎去徐州的物品单子拿过来看,确认没遗漏的,才将信和单子放在一起。

最后才写给杨家的回信,她写了两封信,分别给大哥二哥。

京城的客栈,这间客栈住的大部分都是外国商人,已经成了京城的特色客栈,费用也不便宜。

王茹拎着买齐的药回了客栈,推门看到闺女正坐在床上玩,相公则是检查着行李,王茹关上门,笑着问闺女:“婉儿想没想娘?”

小姑娘点头,“娘,爹爹也想。”

王茹见相公不好意思,笑容里带着幸福,她本不想来京城,这几年生活也存了一些银子,因为没有依靠,她不敢有动作,家里几年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家乡来了些外国人,这几年海贸发展飞速,她就想来京城看看,是不是如听说的一般。

进了京城,小心的住到了外国人住的客栈,她才发现,变化太大了,她是个小人物,不敢去打听任何消息,至于去国外,她想都没想过,没权没势去国外,那是自我找死,她已经作死过,不会继续作死。

她来京城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她就是想来,还是相公察觉支持她,她才有勇气来,现在,她心里最后的一点执念彻底放下了,这是最后一次,这辈子她都不会迈进京城一步。

王茹将药丸递给相公,“这回东西都买齐了,我们明日就回家。”

她以前自我张扬,害了自己,现在小心谨慎,却过的自在心安。

王茹相公接过药丸,“婉儿想听你讲故事,你也知道我嘴笨,这丫头不喜欢听。”

王茹笑着抱起闺女,“你就知道欺负你爹爹。”

她现在不敢讲超过这个时代的故事,就连在老家都敢大肆的去买东西,这次趁着来京城才敢多买一些,过日子,都会有不如意,她喜欢上现在的安宁。

次日,赵氏坐着马车出城,苏萱在家没事也跟着一起去寺庙祈福,出城的队伍要排着,等出城后,已经有一会。

王茹也坐着马车排队,她听着马车外谈话,等马车出了城,还有些恍惚,刚才守城的士兵说了不少,她唯一记住的是名字,她以为周家还在津州,没想到,周家已经进了京不说,周大人已经是户部侍郎。

王茹见相公关心自己,笑了笑,周家如何与她没有关系,“我没事。”

周家,竹兰拿着姚侯府的帖子翻看着,白氏去世一年多,姚侯府第一次办宴席,这是沈县主写的帖子。

李氏吃着点心,“娘,您去吗?”

竹兰注视着李氏的肚子,“这才刚吃了早饭,你少吃一些,瞧瞧你的肚子不小了,孩子太大不好生。”

李氏放下手里的点心,“娘,这一胎怀的我特别的馋,看到什么都想吃。”

竹兰注意到了,“那也不许吃了,这些日子多控制一些,别以为已经生过几个就没危险。”

李氏摸着肚子,目光从点心上移开,“娘,我记下了。”

竹兰放下帖子,“我不准备去。”

周书仁刚毒舌一把,姚文琦说不准怎么记恨周家呢,周书仁过瘾了,她才不会送上门被算计,她只要一想到古代各种无色无味的毒药,她挺恐惧的,她惜命。

李氏问,“直接拒绝可以吗?”

竹兰笑着,“你以为周家还是刚进京的周家,放心好了,这次去的人不会多。”

李氏咧着嘴,她喜欢婆婆的话,“哎呦。”

竹兰紧张了,这还没到月份呢,“怎么了?”

李氏拍了下肚子,“这孩子狠狠踢了我一脚。”

竹兰瞪着李氏的肚子,“这孩子也是个淘气调皮的。”

李氏发愁,“娘,我希望是个乖巧的儿子。”

竹兰挑眉,“你刚怀孕的时候不是念叨闺女吗?”

.

1